欢迎来到乌鲁木齐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大学毕业的他由于专业不对口一时没有找到工搭配

2020.05.21 来源: 浏览:1次
摘要:大学毕业的他由于专业不对口一时没有找到工作,回到阔别四年的家乡,看到家乡的变化。迷惘中他一度误认读书没有用。在艰难寻找工作的路途,他用自己曾经在大学获奖的作品俄罗斯民歌《故乡》沿街乞讨,没想到人们因不懂外国的音乐而没人欣赏。终于在一位中年人的指导下,以一曲《映山红》博得阵阵掌声,从而得到了启发。 这是一曲俄罗斯民歌《故乡》,从忧郁的小提琴飘出。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匆匆的脚步,没有人为这曲美妙的琴声感动而驻足,偶尔有几个人回头,又匆匆地走了......
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站在街旁微闭眼睛低着头 ,长时间没有理过的头发显然有些蓬乱,胡子渣渣从他嫩白的嘴边剌出,看上去足有三十多岁。身上的衣服却很干净,连脚上那双洗得发白的鞋,就连鞋带也看不到有一丁点脏迹。他的身边放着个书包,还有一个张开的小提琴的盒。
这时,他正在全神惯注地演奏着,似乎忘记了自己是站在街上。这首在全国大学生音乐比赛中摘取冠军头衔的小提琴演奏,曾博得过多少次雷鸣般的掌声,也给他的人生套上了一个令多少人羡慕的光环。
他已经完全沉醉在美妙音乐里,金壁辉煌的大厅,鸦雀无声,台下黑鸦鸦地坐着几千人。站在聚光灯下的他,轻轻地移动着琴弓,时急时缓......
一个黄头发蓝眼睛的俄罗斯年轻人站在边防的哨卡,遥望远方。蓝蓝的天,洁白的云,那天边下的故乡,此时,正炊烟袅袅。人们围着打场随着手风琴跳着欢乐的“喀秋莎”,他牵着心爱的姑娘手,跳啊、跳啊,直到黄昏落下了最后一道霞光......
小提琴优雅而又婉转的声音随着曲子起伏的旋律 ,他时而高亢地甩着头,时而低沉垂下.....
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故乡,那是一个偏远的山村,大学毕业的他又重新回到这个阔别四年的家乡。他学的是音乐,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回来了,背着去时的行李回来,只是多了一把小提琴。
村里,已经见不到往日的那番情景,荒草淹没的路显得比以往窄了许多,那棵老远就能望见的老樟树仍然默默地守在村口,只是看不到男人在树下抽烟聊天,纳鞋底的媳妇们东家长西家短地说着别人的故事。
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看家的老人。往日那鸡鸣狗叫的院落空荡荡的,石碾,石磨靠在墙角耷拉着昏睡的头,被一层厚厚的尘土复盖,坍塌的土墙东倒西歪地没有人理睬。
村上大部分的人都造了新房,搬到外面住了,谁还会顾及这些老屋,只有他家仍然还住在以前的房子。
大学四年他没带给自家一点变化,除身上多了几分书生气,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这四年里他用尽了家里所有的钱,还欠了一屁股债。满以为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在城里买幢房子,然后接父母到城里去……
垂头丧气的他进了门。父亲接过他行李说:“伢仔没找到工作没关系,咱就回来种地,咱们还有田地,还有永远搬不走的山”。母亲在一旁附和:“是呀、是呀,我和你爸都生活了一辈子了,不也就这样地活吗?”他抬起头来,歉意的目光里,父母似乎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正是收甜玉米的时节,山上几垅地的玉米可以卖了,一早他和父母一起去掰玉米。母亲把摘下的玉米装进蛇皮袋,父亲一袋袋地驼下山,准备明天宠物攻击技能。 这样基本不会耗药的赶集。
父亲瘦黑的身体没有从前那么硬朗了,他想帮父亲驼上一小袋,但是,蹲下的身子却怎么也站不起。他愧疚地流下泪。
他忘不了四年前的那个清晨,父母和乡亲们把他送出村口,穷山辟壤的山窝窝里出了个大学生,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
父亲打那起绉折的老脸也舒展了,母亲见人就说:“伢仔要读书呀”。
大家依依不舍地送出了村口,一些老辈的长者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伢仔,有出息了,别忘了常回来看看,这里再穷也是你的家。”他背着沉甸甸的期望搭上了南下的列车。
大学四年他整天在图书馆翻阅资料,那把陪他渡过四年的小提琴磨破了多少回指头,磨出血了,他用胶布胶上,血浸透了又胶上一层,嫩肉在颤抖的四根琴弦上钻心地疼,一层层裹着胶布的手指头无法并拢。工夫不负有心人, 他终于在全国大学生音乐比赛中崭露头角。
学校的高材生,出了学校却什么都不是,父母的希望,乡亲们的羡慕,曾一度的雄心壮志化为乌有。他甚至怀疑自己不应该读大学,如今的他还不如没读书的山娃们那么有力气。现在就连卖力气解决最基本的生活能力都办不到,他整天待在家里羞于见人。
这天,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带着儿子来家,据说是和村上的一个姑娘好上了,前来认亲。听说他大学毕业回来,特意过来串门。老远就喊:“继兴在家吗?”母亲闻声赶上:“唷,贵伯,稀客呀,今天是什么风把爷俩给吹来?”母亲一边让坐一边忙着泡茶。
“他婶,牛牯今年都二十五了,这不,他和村东的茶花姑娘好上了,趁他这次回来,就把这门亲给订下,赶上年底给办了,也落咱一桩心事。”贵伯说。
母亲打量身边的后生,胖墩墩的身材,理个平头,脖子上粗粗的项链和手腕履带式的金手链闪闪发光,不说是个阔佬,也俨然就是个大老板。
“哎,几年不见,伢仔长出息了”母亲夸张着。
“哪里呀,不瞒他婶,伢仔这几年在外头是挣了点钱,不然哪有钱办亲事,里外开支就要二十多万,这不去年又盖了新房,我和他妈都老了,咱那个家底,帮不上了只能计划计划,好歹他在外面带上一帮人在工地做了包工头。”贵伯似乎觉得自己的话有点炫耀,话锋一转:“再说咱伢仔就是个干粗活的,整天得看人家脸色,怎比得上你家继兴,大学生坐坐办公室,你们就等去城里享福吧。”贵伯有意的奉承,却无意地深深剌痛了躲在房间的继兴。
“哪里呀,都一样的”,母亲含糊其词地敷衍。
“他婶,伢仔回来什么时候走呀,让他到家来玩,这几天牛牯还在家”。贵伯盛情地邀请。
“这不,一回来就忙个不停,今天到县里的一个同学去了,说什么好几年没见面,得会会。”老实巴交的母亲也撒起谎来。
他终于憋不住了,这天他带上家中的全部积蓄2000块钱,告别了父母偷偷地溜出了村。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身上不多的钱,他不敢去住旅馆 ,每晚只能在地铁的通道委身。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找到工作,二个多月过去了,身上的钱要用光了,鞋也磨破一双,每次在招人的单位递上自己的履历,人家总是善意地摇着头。怎么办呢?眼前,必须要想办法挣钱,解决吃饭的问题。卖力气的干不了,餐馆招洗碗工他想都不敢想,堂堂的大学高材生怎么能去做洗碗工。
这天傍晚他愁绪满怀地走进公园,远远是看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残疾的中年汉子,这汉子手里拿着麦克风,随着身旁音响的节奏唱起一首《给我一杯忘情水》,也许是因为身体的残疾而沦为乞丐,汉子唱得很动情,也许是人们出自同情,大家纷纷解囊相助。
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暗暗地下定决心,不找到工作决不回家,那怕是饿死在外面。想起家乡的父母,此时,他不敢给他们打电话,那怕是发一条短的没法再短的短信。他能说什么呢?那只拉琴弓手显的有些颤抖,泪水不自觉沁出眼角。
“小伙子,能否为我演奏一曲《映山红》?”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在这时打断了他脑海里的琴声,一张百元的大钞放到了空空的琴盒里。
他微微地抬起头,看了看身边这位好心人点了点。顷刻,小提琴峰回路转地再一次奏响。
“夜半三更呀,盼天明。寒冬腊月呀,盼春风......” 悠扬而婉转的琴音带着一种无比那怕它来自海外。只要持续创新亲切的感觉在整条街道散落,人们回过头来,匆匆的脚步停了......
围听的圈子越围越大,嘈杂的街道突然变得那么寂静,只有琴声和演奏者的呼吸随着乐曲时而如涨潮的巨浪轰隆隆的辟天盖地的涌来,时而如少女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地诉说......
大家静静地欣赏着,就象是品味一杯浓香的龙井茶。
多少年了,这首从来不需要想起的歌曲,把人们又重新拉回了那个时代。
“岭上开遍唷,映山红,岭上开遍唷,映山红”。终于,小伙子昂起了头,在一片掌声中,他似乎悟到了什么?深深地向大家鞠了个弓 。

共 291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位音乐系刚毕业的大学生,一位在全国大学生音乐比赛中摘取冠军头衔的大学生,四处找不到工作,回到家,想帮父亲扛一袋玉米却怎么也站不起来,看着别人家都住上了新房子,连土墩一样的牛犊都带上了手指粗的项链,不但家里新盖了房子,还找到一位好看的姑娘,而自己除了一把自己在学校里苦练时候,沁满自己手指头上血的小提琴,就剩一屁股债和父母为自己苦苦撑起的大学生的面子。于是他一狠心,又偷偷地溜出自己的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自己最终找不到工作又花光了钱的时候,学一个残疾人那样,弹起了小提琴街头卖唱。小说语言流畅,结构严谨。值得注意的是:主人公继兴在街头拉小提琴的时候一开始拉的是外国名曲《故乡》这是一种潜意识的暗示,就是这位大学生始终放不下心底的那份骄傲,那种高贵的姿态,这也是他一直找不到工作的一个潜在的原因,那学校里得来的光环始终照耀着他,最后在一位客人的要求下,演奏一曲脍炙人口的民歌《映山红》,引来许多的聆听者,而让他突然悟出点什么?悟出什么呢?文章的题目为《路》,他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路了吗?值得每一个读者去思量,推荐阅读。【编辑:叶舞风】
1 楼 文友: 2016-01-22 18: 6:08 小说的很耐读,读完很值得思考,一篇好小说。但是标点符号以后要注意,太多的失误。问好作者,期待您更多的精彩。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2 楼 文友: 20从而想给新进这一行的人一个忠告:不要期望一夜成名;再者提醒一下做络营销的企业:不要觉得络营销水浅。16-01-22 21:02:08 一篇值得尊重的小说,给人留下许多思考,思考人生,思考我们脚下的路。而这路该怎么走呢?
祝作者创作愉快!精彩继续! 用文字让人生成为诗意的婉约。
 楼 文友: 2016-01-2 02:11: 0 拜读美文,聆听精彩,问好作者,期待更好的精彩!成都妇科医院哪家好
岳阳治疗妇科方法
冠心病原因
小孩儿不爱吃饭
乐山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月经不调痛经吃什么药
Tags: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