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乌鲁木齐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物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章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16章

李晴火急火燎的进了卧室里换上了正装,又是对着镜子稍微打扮了一下,紧接着又把丈夫叫了进去,“若明,你来帮我看看,这样不会太难看吧。”

“不会,不会,我老婆什么时候都不禁令人浮想联翩。雨中的红叶是最漂亮的。”张若明看了妻子一眼,笑着摇头,“我说你有必要打扮得这么漂亮嘛,又不是出门去参加什么活动,至于这样嘛。”

“去,这比去参加活动还重要,我这还不是为了不丢你的脸,你的同学是市长,我也不奢望着能给你长脸什么的,但不能让人一看,就说,哎呀,这张若“追我?天啊!真的!好想让他追啊!那样呆呆还敢不好好爱我啊!哈哈……”呆呆是丫丫的男朋友明的老婆怎么连自己的形象都不懂得好好打扮一下,我这当媳妇的,起码得下得厨房,上得厅堂是不。”

“是,咱媳妇说的在理。”张若明乐呵呵的傻笑了起来,夫妻之间的感动,总是在最平凡的一瞬间,有妻如此,夫复何求,怔怔的看着对着镜子在做着简单打扮的妻子,张若明心里轻叹了一声,就算是为了家人,他也该努力的抓住这次机会,脸皮不能当饭吃,或许他也该没脸没皮一次。

李晴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触及到了丈夫内心深处的那根弦,对着镜子,李晴来不及去观察丈夫,只是稍作打扮,李晴也不想再多费时间,拉着丈夫往外走,道,“若明,现在该下去了,我跟你一块去等,别让陈市长在下面等。”

“不用,你在屋里就好,我自己下去。”张若明看了看时间,也不知道陈兴大致什么时候会到,但早点下去肯定是要的,总不能让陈兴真到了小区门口才给他打。

“这怎么行,市长要品牌只是一个名词。就像一个人的名字来咱家做客,我可不敢心安理得的呆在屋里,等着市长上来。”李晴半开着玩笑,“别废话了,我跟你下去,你让我呆屋里等,我也呆不住。”

李晴说着话,走过去轻轻推开儿子的房间看了一眼,见儿子已经睡着了,这才关上门,和丈夫一块出去,夫妻两人都是神情振奋,那种激动的心情只有两人自己清楚。

市区的道路上,陈兴的车子往张若明所在的小区行驶而去,在另外一条平行的街道,几乎是和陈兴在同一条直线上行驶着的车子,谭芳对后座上的卢小菁道,“卢总,我就在这边下车吧,时间也不早了,我就不和您一块回去了。”

“也好,这么晚还没回去,你老公儿子都该着急了。”卢小菁点了点头,“我让司机开车送到你家楼下。”

“不用,不差这么几步路,我走进去也就是两分钟的事情,待会车子开进去不好调头。”谭芳笑道,她就住在这附近的一栋商住楼,这会已经是10点多了,谭芳也就没打算再到卢家去,下了车,谭芳笑着示意卢小菁先走。

“谭姐,明天见。”卢小菁和谭芳招了招手,随即示意司机开车。

看着卢小菁的车子远去,谭芳这才转身往旁边的一条街道走去,卢小菁现在出门都有四个保镖跟着,谭芳倒是不用担心她的安全,自打卢成龙自己出了事,就担心唯一的女儿也会遭遇不测,不惜花了重金雇了好几个保镖过来,这才放心让女儿出门,除了出门跟着卢小菁的四个,别墅里还有三个,在保护卢家人的安全。

谭芳满脑子还在想着卢家的事,卢成龙毕竟待她不薄,她为卢家多付出一点也没什么,公司里有人说她和卢成龙有一腿,其实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无非是一些嫉妒她这个董事长助理位置的人杜撰出来的谣言,卢小菁会跟她相处得融洽,也是因为知道她跟她父亲没有那回事,要不然早就把她踢出公司了。

“哎,希望好人有好报吧。”谭芳无奈的摇了摇头,要到家了,她也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情,回到家里总归要有一个好心情,事实上,她想操心也操心不上。

走在路上,谭芳压根不知道恶魔的双手正在向她靠近,当再转个弯就能看到自己所住商住楼的保安亭时,转弯处停了一辆灰色小面包车,谭芳没去注意,经过时,车门突的拉开,从车上跳下了三个壮汉,动作很是干净利落的先将谭芳的嘴捂住了,而后就是迅速的将谭芳给架上了车,谭芳至始至终都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啊’的惊叫,就再没了声音。

车上一片昏暗,谭芳使劲的挣扎着,冷不丁的就被甩了一个大耳瓜子,“臭表子,再动一下试试,信不信在你脸上划一口子。”

随着话音落下,一把在黑暗中散发着幽深白光的匕首出现在了谭芳眼前,说话的人有意无意的在谭芳脸前比划了几下,惊恐万分的只能使劲的摇着头,再也不敢动弹半分。

另一人拿着根粗绳子将谭芳的双手反绑,这才将谭芳的嘴放开,看着面前那把明晃晃的匕首,谭芳不敢挣扎,也不敢大声喊叫,车子在行驶着,谭芳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淘品牌上个新品要往哪开去,但她知道车子还是在市区里开着,大脑完全是处于一片空白状态,谭芳望着身旁几张陌生的面孔,几乎是最本能的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想要干什么。”

“嘿,小少妇你说我们要干嘛呢,这夜黑风高,又是良辰美景的,你还想不出我们要干嘛吗,除了劫财,当然是劫色了。”拿着匕首是一个粗犷大汉,盯着谭芳的脸蛋,发出阴测测的笑声,在这黑暗的车厢里显得格外刺耳。

“钱我有,我钱包里有,你们都拿去,放我下车好不好,我保证不会报警,真的,我一定不会报警。”谭芳被吓得脸色苍白,一直往失落在脚边的包包努着嘴,向对方表示着自己愿意把钱交出去,只求能放她离去。

只是谭芳失望了,粗犷男子明显也是在逗她玩,伸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包包,随意瞥了一眼,男子轻描淡写的扔在一边,看样子并不是很感兴趣,很显然,他们的目的并非嘴上说的这样,真要是劫财劫色,他们上车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谭芳的钱包了看看有多少钱了。

“你们到底是干嘛的?我跟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为什么绑架我。”谭芳尽管被吓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但也并不笨,这些人看起来并不像是真的劫匪,眼前的举动已经是再反常不过,谭芳这会也看出来了。

“嘿,我们是干嘛的,到时候你自会知道。”另一名男子伸手在谭芳脸上摸了一把,笑道,“这女人还真是嫩得快出水了,啧啧,这皮肤很光滑嘛,我碰过的女人都还没见过有这种货色的,真是让人看得流口水。”

“就你玩的那些路边鸡,能跟这种良家丽人比吗,亏你还好意思说呢。”另外一人笑了起来,他的话也引得车里的其他人大笑。

“滚你妈的,谁说我玩的都是路边鸡,老子前些天在越城大酒店才上了一个刚到的新货呢,那小妞水灵的很。”被众人嘲笑的男子有点恼羞成怒,他说的越城大酒店是南州市越城区的一个高档酒店,“越酒可是四星级酒店来着,谁敢说里面的是路边鸡,哼哼,那里面的货色,在南州市也算是上等的了。”

“说来说去还是鸡嘛。”起先嘲笑的男子撇了撇嘴,“老九,有本事你就在车里把这小少妇上了,我们兄弟几个就当没看到,嗯,还给你腾地方。”

“去你的,要上你上,我给你腾地方。”被叫老九的男子笑骂了一句,“老大都没发话呢,我可不敢擅自动手,待会还不被老大给剥皮了。”

“啧啧,酒店里的货色就是跟这种良家不能比呀,瞧这小少妇都三十来岁了吧,估计还生过小孩了,偏偏保养得这么好。”

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谭芳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恐惧和害怕,生活顺风顺水的她也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变故,此刻的她,弱小无助,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任人鱼肉,她想挣扎,但没法挣扎,双手被绑着,几个男人将她死死摁住,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接下来还不知道会被带到什么地方,会发生什么,除了哭声,谭芳因为恐惧的身体一直颤抖个不停。

重庆治疗皮炎的医院
成都免疫性不孕医院
四个月小孩腹泻
Tags: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