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乌鲁木齐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通信

乾坤召唤第八十二章告别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乾坤召唤 第八十二章 告别

入夜,张浩盘坐在床上,眼神怪异的盯着面前的两件物品,一枚漆黑如墨的扳指,一块破龙鳞。

随着脑海里的思绪涌动,张浩的眉头微微皱起。拿起扳指仔仔细细的打量半晌,他发现,之前扳指上端坐的xiǎo人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

放下扳指,百无聊赖食药监局将对执行明厨亮灶的餐饮单位在场所等级的打分方面的拿着残破龙鳞凑在面前一丝一毫的观察着,大约过去一刻钟,张浩郁闷的叹上一口气:“这龙鳞的硬度确实连一位五重幻体高手的全力一击都无法承受,这上面除了隐约可见的残破龙纹之外,却是什么东西也没有。”

“残破龙纹?”

心神微微一动,张浩手上腾起一缕力劲,挥手摩擦着手上的龙鳞,随着摩擦,黑色力劲绕起龙纹的纹理缓缓流淌着,将那龙纹上的线路重新勾画出来。

力劲蔓延龙鳞一半面积,看到其上渐渐浮现的图案,张浩的眼前不禁一亮,当龙纹的线条全部呈现出来后,他脸上满是奇异之色。

龙鳞由于岁月的侵蚀,表面上十分斑驳,但当龙纹的线条被勾画出来,张浩却是发现,这些斑驳凹凸的位置配合着龙纹线条,竟呈现出一副若隐若现的画面,似乎描述的是一处地方,有山有水也有路。

“不全,似乎是某处地方的部分地图。”手指抚摸着龙鳞边缘位置只是凸显出的一脚,张浩沉吟道:“是一处建筑,看这模样,有些像塔角。”

“叮”

窗口一处轻微的响声传来,张浩手上一震,连忙散去力劲,道:“谁?”各级政府要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

半晌后,眼看没人回答,张浩眉头微微皱起,刚欲起身,却听到一道冰冷的声音:“是我!”

“冰遥妹妹?有什么事?”张浩有些奇怪的回应着。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曾想过无数办法接近冰遥,不过两人中间却是隔着一层膜一般,对方那冰冷的态度总是让他无可奈何,即便有时候候着脸皮将其逗的面红耳赤,嘻嘻闹闹过后,关系稍见缓和,可过了一天,对方却又恢复一副冷冰冰的状态,这让张浩十分郁闷。

“你出来,我有话对你説。”

<但由于极度恐高p> 闻声,张浩连忙起身下床,走出房门,入眼便看到一脸冷色的冰遥站在门外,他嘿嘿笑道:“冰遥妹妹,是不是晚上嫌冷,哥这xiǎo被窝可暖和了,要不要进屋坐坐?”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目光冰寒的剜了一眼张浩,冰遥扭身一跃,声音远远传来:“跟我来!”

见状,张浩苦笑着摇了摇头,同样垫脚跃起,随着冰遥的身影紧跟而去。

漆黑的夜,两道身影一前一后,一跃便是数丈距离。待窜至城池边缘一处阁楼dǐng部,冰遥突兀止住身体,毫无预兆的猛然抽出一把大剑,转身对准张浩。

见状,张浩瞳孔一缩,连忙停下脚步,望着面前不远处的剑尖,他有些尴尬的咧嘴道:“冰遥妹妹,你这是干什么?”

“杀了你!”冰遥语气不带丝毫感情的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张浩早已摸清面前这位少女的脾姓,对方一直对当初雾云山山洞发生的事耿耿于怀,但却绝对不会再对自己下杀手,只是放不开脸面而已。旋即他嘿嘿一笑,走前两步,道:“要杀早就杀了。让我猜猜,是不是俺冰遥妞妞今晚生气了?又或者是晚上睡不着,想跟哥谈谈情説説爱?”

看着张浩嬉皮笑脸的模样,感受着对方那目光肆无忌惮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扫来扫去,冰遥恨的咬牙切齿,手里的大剑兀自颤抖不已,却是下不去手。

对峙半晌,眼看张浩一脸无谓的表情,冰遥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挥手收回玄冰真剑,冷哼道:“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无耻的人。”

“这是夸我独一无二吗?”张浩厚脸皮的再次朝前走几步,满脸不在乎。

“你站住!”

一声呵斥落下,冰遥脸色变换数次,最终化为一道落寞的叹息,道:“我要走了。”

“什么?”这突兀的句话如一记闷雷般砸在张浩心田,一个月的相处,两人一直吵吵闹闹,张浩似乎早已习惯冰遥在身边的一副冷冰冰样子,也早已习惯有事没事厚脸皮的去招惹一下,此刻听到对方猛然説出离开的话,倒让他吃了一惊。

自从认识冰遥之后的所有画面在脑海里不断浮现,过了半晌,张浩勉强压下心底纷乱的情绪,回想起对方的身份后,他不由开口问道:“为什么?”

“我父亲已经得知血婴果消息,放心不下,让我立马赶回家族。”冰遥悄悄转过身,很好的掩饰着脸上的一缕不舍。

“能不能不走?”张浩扯了扯嘴角,望着冰遥那孱弱的背影,最终有些犹豫的道。

“我只差一步便能突破十星级别,雾云山与鳄五一战,伤势彻底恢复后,我便隐隐有了突破的预兆,魔兽后期每一星晋升都需要庞大的能量支持,若是没有族内玄冰池帮助,一旦突破,我很可能会遇到危险。”听到张浩话里明显的挽留之意,冰遥眼睛一凝,道:“再説,这里也没有任何让我留恋之处。”

“留恋之处?难道。。。”

张浩心里一揪,到了嘴边的话还是没有出口,黯然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雨柔妹妹和你那么投机,无话不説,亲如姐妹,我娘也特别喜欢你,经常在我面前夸你懂事。。。”

“够了!”听到张浩这些话,冰遥有些愠怒道:“赵姨和雨柔妹妹对我好,我都记在心里。但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定会来探望她们。”

“多久会回来?”张浩脸色迫切的道。

“也许三年,也许十年,説不准。”冰遥轻叹一声,语气里带上来了些许忿气。

听到冰遥这么不肯定的语气,张浩深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恢复平静,心底有些忐忑不安的道:“冰遥,事关你晋升实力的大事,所以我不会留你。但是如果可以,待你晋升十星之后,请无论如何都要回来一趟。为了我!”

张浩与胖子在一起厮混几年,猥琐学到不少,脸皮也算够厚,可两世为人,他却从未经历过这等感情表白之事,因此説完话后,他有些手无举措的盯着冰遥,心里满是紧张。

“为了你?”

雾云山洞穴事情至今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与张浩朝夕相处在一起,尽管冰遥一直冷言冷语,但少女的心思谁又能明了?暧昧的山洞,生死间的不离不弃,匪夷所思的谎言,打破天地间束缚的实力,这些事情化为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吸引总是旋在她的心底,羞怒、好奇、感激、企盼、开心等等。总之,这位少年的身影在不知不觉间,渐渐走入她的心田,但她对此却是懵懵懂懂,不甚明了。

对于张浩有时候厚脸皮的嬉闹,冰遥总是装出反感的样子,可对方一旦不理会她,她又觉得空落落的,烦躁不安。

从xiǎo在冰霜雪龙一族长大,作为冰霜雪龙族长的唯一女儿,加上又是族内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冰遥早就反感了那些绕在身边不断恭维的年轻人,这也让她身上或多或少有着一些傲气。但张浩的出现却是彻底颠覆了她的生活。直至三天前收到冰海玄冰真剑上的主动传音让她赶回家族时,冰遥才彻底直视自己的内心,发现自己心底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隐藏下的情感。

“凭什么为了你,你身上有哪diǎn能让我牵挂的?嘴角翘起一抹弧度,虽然听到今晚想要听到的话,但冰遥嘴上仍是不松口。

“因为我喜欢你。从雾云山山洞开始,从咱们死里逃生开始,从这一个月的相处开始,而且刚才听你説要离开,从我心痛的那一刻开始,我发现我喜欢你,你要离开,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办数据显示法阻止你,但如果今晚不説出来,我一定会难过,一定会后悔。”

一口气説出这番话,张浩心脏如擂鼓般跃动起来,紧张的浑身止不住颤抖,似是犯了罪的犯人,等待着审判。

这么直白的话入耳,冰遥的身躯一颤,饶是以她的心姓,脸上也不禁浮现一抹红晕,火辣辣的十分难受,当即她不敢转身,假装清冷道:“自作多情!你以为我看不出来雨柔妹妹对你的情谊?”

“我都要!你们两个我都要娶!”

有些霸道又有些无耻的説出这番话,张浩索姓放开道:“梦海叔曾説过,这个世界强者为尊,每一个实力超绝的强者身边都不乏几位红颜知己。所以!我会努力修炼,成为一名强者,打动梦海叔,打动你的父亲,让他们将你俩全都嫁给我。”

“那也得有匹配的实力!”

正源dalu上风气开放,经过长久传承,凡实力强大的幻师或魔兽身边确实不乏红颜知己。而且只要不是滥情,冰遥对此却并不怎么反感,毕竟他的父亲就有两位夫人。更何况梦雨柔还是陪张浩青梅竹马长大之人?当下冰遥脚步一闪,身影化为一道流光窜出,xiǎo脸上却满是笑意,声音远远传来:“大话谁都会説,我倒是要看看,你今后能有什么实力能打动我父亲。”

“等着我!我会去冰域雪原找你!”

望着那只是几闪便消失在夜幕中的身影,张浩连忙喊出口。待得冰遥的影子远远消失在视线内,他的眼神才缓缓暗淡下去。

冰遥本体为冰霜雪龙,乃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强大的魔兽之一,年纪轻轻便拥有着九星高等实力,料想在族内绝对是那种地位极高的年轻人,其父亲又岂会轻易将她许配出去?

夜幕中,张浩孤独的身影被清冷的月光拉的老长,脑海里回忆起冰遥临走时的最后一句话,他的脸上渐渐浮出一抹微笑,眼神闪出坚定的光芒。。。

;

湖州男科好医院
成都治疗阴道炎费用多少钱
心动过速应注意什么
Tags:
友情链接
乌鲁木齐互联网